咨询热线:
0755-82831678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第五周行业资讯
第五周行业资讯
日期:2013-8-7   打印

第五周行业资讯


清洁基金有偿使用已铺开

记者从日前召开的地方财政系统清洁发展委托贷款项目管理培训会上了解到,今年上半年,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以下简称清洁基金)已开发了18个有偿使用项目,批准资金10.67亿元,完成基金有偿使用年度预算的42.68%

据介绍,这18个项目中,有17个是委托贷款项目,批准贷款金额9.99亿元,撬动社会资金58.74亿元;1个股权投资项目,即清洁基金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旗下的北京国联能源产业投资基金合作,以有限合伙方式出资6800万元入股北京国联能源产业投资基金,共同投资开展西气东输二线项目,撬动社会资金近190亿元。这次与大型国企的股权合作,是清洁基金在依托财政系统开展委托贷款业务之外开展的一次市场化运作的有益尝试,对于加快基金的市场化过渡,进一步推动基金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有着重要意义。目前还有12个委托贷款项目已进入审批准备阶段,计划于8月中旬前完成项目审批工作,涉及贷款金额5.96亿元。

2011年有偿使用业务开展以来,清洁基金已累计开展了88个有偿使用项目,提供资金支持50.82亿元,撬动社会资金近500亿元,项目覆盖中国三分之二的版图。可以说,基金有偿使用业务的已经铺开。

来源于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国家收入收取工作是清洁基金的一项重要工作。据了解,当前,国际碳市场持续低迷,清洁基金不断完善工作方法,努力履行自身职责:一方面,推动出台了《中国清洁发展机制项目转让温室气体减排量国家收入收取办法》,规范国家收取工作;另一方面,编制了《清洁发展机制项目国家收入收取操作指南》,优化业务流程,克服困难,集中精力加大催收力度。

解振华:2015年将扩大碳交易试点范围

730,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解振华在关注气候变化中国峰会开幕式致辞中表示,我国粗放型的发展方式尚未得到根本转变,面对新阶段、新形势,党的十八大提出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着力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在部分地区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的基础上,2015年逐步扩大试点范围,探索建立全国性的碳市场。

  解振华指出,加快推进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湖北、广东及深圳等七个省市的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鼓励条件具备的地区先行先试碳排放权交易;依托去年6月出台的《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管理暂行办法》,完善自愿减排交易体系,鼓励基于项目的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通过开展碳交易试点探索和积累利用市场机制的经验,以最小化成本实现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目标,2015年逐步扩大试点范围,探索建立全国性的碳市场。

积极促进碳交易行业标准制定央企可发挥示范作用

作为全球契约中国网络举办的关注气候中国峰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一场以清洁发展机制与碳交易为主题的深度对话,在中石化昌平会议中心展开。与会专家与企业代表就后京都议定书时代,中国企业在碳交易市场发展中的作用以及中国碳交易市场的运行机制、标准制定与完善等进行了深入交流。

大企业要有大担当,中国碳交易市场刚刚起步,培育和发展中国碳交易市场也是大企业的责任。中国石化能源管理与环境保护部主任耿承辉表示,企业应积极参与碳交易试点,既可与国际接轨,熟悉碳金融交易规则,也能在实践中发现问题,提出改进建议,促进碳交易市场的成熟发展。

  耿承辉认为,央企应在清洁发展机制和碳交易中发挥示范作用,可通过自身的积极参与,逐步将国内碳交易市场从试点推向全国,推动适合中国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阶段、并与国际接轨的碳交易体系的建立。

  据了解,中石化、中石油、中国节能环保集团等多家央企目前早已发力CDM项目建设。20123月,中国石化陕西咸阳地热供暖项目在联合国成功注册,并成为全球首个地热CDM(地热集中供暖清洁发展机制)项目。同年11月,中石化雄县地热供暖CDM项目注册工作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此外,中石化还将进一步推动山东等其他地区地热新项目的CDM申报工作。

  数据显示,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认识到清洁发展机制(CDM)”项目的重要性和作用,申报该项目的企业数量也不断增加。《2013-2017年中国清洁发展机制(CDM)产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指出,截至2011年,中国已批准CDM项目数已达到3105个。企业通过参与CDM项目,在获得国际先进技术与资金支持的同时,也为国内碳交易市场的建立以及与国际市场的对接贡献经验与话语权。

  论坛期间,耿承辉进一步建议,企业可通过积极参与清洁发展机制,推动相关行业标准的制定与健全,同时也促进企业自身的低碳转型与技术升级。与此同时,还应培育和健全中国清洁发展机制信用体系和监管体系,通过健全第三方核查机构认可管理体系,发展我国自主的第三方核查机构,进而有利于未来国际层面上核查结果的互认,保障信用企业权誉。

  北京环境交易所总裁梅德文表示,企业的主动参与促进了中国碳交易市场发展的日臻完善,而碳交易市场体系的建立则为企业实现低碳发展提供了经济与技术上的动力与保障。

中创碳投有限公司总经理唐人虎也表示,参与CDM项目是企业进行绿色可持续发展的良好契机,应在经济杠杆的作用下,鼓励企业引进先进减排技术,促进行业减排技术的开发、利用与推广,进而带动碳交易市场的发展成熟。

步入现实的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将面临哪些挑战?

十二五期间,中国确定了单位G D P能耗下降16%、碳强度下降17%”的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尝试逐步建立碳排放交易市场,探索运用市场机制来实现节能减排。2012年初,中国在上海、北京、天津、重庆、湖北、广东和深圳市启动7省市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今年6月,深圳碳排放权交易率先在全国上线运行。7月,杭州市政府发布《杭州市能源消费过程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办法》。《天津市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实施方案》获得市政府批准,进入操作实施阶段。随着试点工作的深入,中国碳交易市场将会如何发展?在发展过程中面临哪些挑战?碳交易的深入将对中国低碳经济的发展产生多大影响?记者为此专访了国家应对气候战略中心综合部副主任邹晶。

  记者:我国已有7个省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目前进展如何?

  邹7个省市的人口和GDP分别占到全国的18%30%,量还是很大的。7个省市的试点工作不是齐头并进的,表现最好的可能是深圳。作为中国第一个正式运行的强制碳交易市场,深圳市在618日首日共完成8笔交易,成交21112吨配额,最低成交价为每吨28元,最高成交价为每吨32元。目前,深圳已将635家工业企业纳入碳交易市场中。按计划目标,在2013—2015年,这635家单位获得配额总量合计约1亿吨,到2015年这些企业平均碳强度比2010年下降32%。北京、天津、上海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试点工作。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不同,重庆和湖北的试点工作要缓慢一些。

  根据国家发改委确定的区域碳交易市场试点建设日程表规定,7省市试点城市将在2013年底以前正式开始碳交易。

  记者:就像您说的,7省市的GDP、发展水平及工业构成都不一样,目前它们碳排放权的实施方案各有什么特点?

  邹晶:确实是各有各的特点。如北京和深圳是两个比较发达的城市,经济水平高,以服务产业,第三产业为主,相对来说它的终端排放源比较分散,工业类的比较少。天津、上海、广东的工业水平比较高,工业排放源就比较多,相对来说也比较集中。

  但是它们都遵循一个原则,即按地方的十二五规划碳排放强度的目标来制订各自的排放总量。

  记者:现在碳排放权的交易完全是自愿的吗?目前进行碳排放权交易的主要是哪些行业?

  邹晶:碳排放权交易,是指通过设计碳排放总量,明确参与企业、行业范围,对碳排放权指标进行配额分配的交易方式,从而达到节能减排、控制温室气体的目标。在碳排放权的交易中,在达到环境容量不超标的情况下,政府要评估出当地最大排放物的排放量,并将其分成若干排放份额,然后进行交易。

  根据法律规定,交易市场的排放者可以自主自愿地进行买卖,但不能超出地方的评估总量,这种交易制度也叫做上限贸易制度。

  综合各地情况看,相对比较多的是电力、热力、钢铁、陶瓷、石化、化工、纺织、有色、塑料、造纸、油气开采等工业类的;还有些属于非工业类的,如航空、港口、机场、铁路、金融、宾馆及大型公共建筑等排放量也是比较大的。

  目前大概就分成这两类,今后随着技术的完善,排放量的进一步增加,我们可能还会做一些调整。

  记者:最近国务院出了大气污染防治十条措施,其中一条提到要节能减排。您觉得下一步会把碳排放权的交易范围扩大吗?

邹晶:目前相关部门和研究机构的观点归纳起来大概有两种。一种观点认为应该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另一种观点认为不应该扩展范围,而是要对7个省市的情况进行评估,找出规律性的东西,在7个省市之间做联网交易,为2015年全国联网做一些铺垫。

北京碳排放核查报告最高奖励12万元

86,北京市公布重点排放单位碳盘查工作具体安排,且明确对于第三方核查机构出具的核查报告,初次复核结果为优秀的,奖励12万元人民币;良好奖励10万元;合格奖励8万元。

  据悉,2011年,本市被国家发改委确定为全国首批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省市。按照要求,2013年年内,本市要启动碳排放交易。碳交易启动之前需要确定重点排放单位的排放基数,以完成配额分配。启动碳交易后,排放量低于配额的企业就可以在市场上卖掉其排放量以获取利润,而排放量高于配额的企业,也可以在市场上购买排放量。

  北京市发改委6日下发通知,就组织开展重点排放单位的二氧化碳排放报告报送及第三方核查工作进行具体部署。8月上旬,纳入本次核查的500多家重点排放单位要完成碳排放报告,并须于816日前向市发改委提交。8月下旬至9月初,企业应委托第三方核查机构开展核查工作,形成第三方核查报告,并须于96日前提交第三方核查报告。96日至13日,市发改委将组织专家对第三方核查报告进行初次复核,并按优秀良好合格不合格四个等级下发复核情况告知单。

  市发展改革委将在核查工作全部结束后,根据最终核查结论开展二氧化碳排放配额分配工作。

国际资讯

联合国碳交易市场陷入冰点

运作已有五年的联合国碳交易市场是减缓贫困国家温室气体排放的重要手段之一。然而目前该市场正面临着一次前所未有的萧条,并引发了人们对于其存在必要性的思考。

  根据欧洲期货交易所的数据,722日至23日期间,联合国核证减排量交易的换手量为零,月交易总量也维持在20083月以来的最低点。

  碳交易市场的坍塌表明,欧盟的发电站和航空公司已经购买了17亿吨联合国碳指标中的大部分,这足够他们使用到2020年了,这种状况将会对1997年《京都议定书》下形成的市场造成威胁。

  意大利Nomisma能源公司分析师马泰奥·马佐尼称,核证减排量交易市场现在是在用一条腿走路。马佐尼曾在今年1月准确预测欧盟的碳排放许可将下挫至4欧元。

  过去一年里,联合国碳指标的价格下跌了82%,这也降低了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向巴西、孟加拉等发展中国家的更清洁能源领域进行投资的意愿。近日,在欧洲期货交易所交易的12月到期的核证减排量(CER)的价格上涨了5.7%,达到56美分每吨,当日发生66000吨的合约换手量。

  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报道,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去年已经支持了超过6900个项目,这些项目分布在87个国家,总价值达87亿美元。

  总部位于伦敦的Climate Mundial公司董事总经理丹尼尔.罗塞托是一位碳市场专家,他指出,各国政府推进气候友好型政策的出台或可促使CER的需求量得到恢复。目前碳价已经从4月份20美分/吨的历史低点上升了一倍以上,由于减排目标不断收紧,可以用于碳中和的碳指标将逐步成为发达国家的必需品。罗塞托说。

  近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在波恩为执行委员会做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尽管目前世界上的政策制定者普遍将碳市场视为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有效工具,但清洁发展机制的地位仍不稳固。

  根据德国莱比锡欧洲能源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和纽约纳斯达克OMX交易所的统计数据,722日和23日,在这些市场均没有发生CER的期货和现货交易。

  欧洲委员会近日对各排放单位如何使用更为便宜的ERU来完成碳减排责任作出的说明进一步对CER交易市场造成了冲击。而ERU这种从发达国家的减排项目中产生的交易品种的价格近日上涨了12%

国际碳市场命数不定第二代碳市场成型

尽管全球已有碳市场价格遭遇滑铁卢,但一些国家以及国家内部区域性的碳市场正在兴起。

  从中国7省市到美国加州,从南非到澳大利亚,全球超过40个国家和20个地区级新的碳定价机制正在崛起,这再次说明碳定价机制在气候变化政策制定者心中的地位。

20135月底,世界银行再度推出了一份关于全球碳市场的报告,总结了全球碳市场的发展势头以及对其未来的预期。

  这份报告由世界银行碳金融项目组组长亚历山大·科索伊(以下简称科索伊)带头分析研究。

  科索伊认为这些正在崛起的碳定价机制对于全球的减排工作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目前已经建立碳定价机制的国家或地区每年二氧化碳排放的总量大约为100亿吨,占到全球排放的21%。中国、巴西、智利以及其他国家都正式开始实施其碳定价机制,那么这将囊括全球240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全球几乎一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都会受到价格的控制。

  这些在建的碳定价机制被世界银行称为第二代碳市场。

  在建设第二代碳市场过程中,国际碳市场面临着极大的挑战。其中,第二代碳市场究竟将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科索伊在近日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认为第二代碳市场将为全球碳市场注入新鲜的血液。

一方面弥补国际气候谈判带来的空隙,另一方面存在全球碳市场连接的可能性。科索伊表示。

2015年前国际碳市场或持续不振

  记者:国际碳市场正在经历煎熬。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最新有关碳市场的报告指出,碳信用需求与供应之间存在巨大的不平衡。应该如何处理这一不平衡?

  科索伊:事实上,国际碳信用的需求和供应的不平衡并不让我吃惊。实际上早在四年前世界银行就已经警告过人们国际碳市场存在这样的风险。

  有了这样的不平衡也就从另一个角度清晰地证明国际碳市场并不存在机制问题。这种在《京都议定书》之下产生的灵活机制被证明为是一种低成本的减排手段,这一机制从2005年生效以来,发行了超过20亿的碳信用。造成供需之间不平衡主要原因为需求不足,解决此问题的途径是:更多的国家设定更加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这样也可以进一步促进新低碳投资的动力。

  记者:近些年,国际碳市场的效果如何?是否真正帮助了国家向低碳转型?

  科索伊:在国际碳市场的促进下,一些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取得了一系列减排成效,并且为政策制定者、国家公共和私营部门应对气候变化的工作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信息。

  截至2011年,超过24亿吨的减排指标被购买,这些交易在一级市场上积累的票面价值大约为280亿美金。如果所有潜在的项目都被执行,这些交易背后将有大约1500亿美元的低碳技术投资。

  我们知道碳市场并没有完全发挥其潜能,如果在UNFCCC之下已经签署了承诺的国家如完全履约,那么会有很多资金流行发展中国家。

  记者:目前,各履约国的减排低雄心以及国际气候谈判的阵痛已是事实。国际碳市场是否还有复苏的可能性?

  科索伊:国内和地区性的碳市场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速度是空前的。各国对本国的低碳战略以及措施关注度的增加,意味着国际碳市场可能已不再是政策制定者和谈判者的首要任务。而且在全球碳市场方案到位之前,很多国家已提出了合理并且可持续的国家或者区域性的碳市场政策。基于此,我们认为在短期内国际碳市场将持续低迷。利益相关者和市场买卖者将不会在2015年之前,得到未来国际碳市场的消息。不过,从一个积极角度的出发,这样的消息将会给予国际碳市场复苏的信心。

  第二代碳市场崛起

  记者:你撰写的关于碳市场的最新报告总结现有的碳市场。你认为他们的共同点在哪里?

  科索伊:尽管各个碳市场有一些不同点,但是一些共同点可以被归纳出来。事实上,这些碳市场的建立都是基于第一代碳市场的过往经验。第一,实施方面更加灵活和务实,优先考虑政策在国内的认可和支持;第二,他们都允许一定国际碳信用的运用;第三制定保证碳定价稳定的机制,用以防止价格过低或过高。

  记者:中国正在进行碳市场试点工作。你认为是否有必要考虑其他金融工具的引入?

  科索伊:事实上,国际碳市场获利于各大金融机构和投资者,因为他们提升了对碳市场的关注度、发展了减排风险控制管理和对冲工具以及增强了市场的流动性。与此同时,为设计一个更加健康和长效持续的碳市场,国家将必须同时考虑经济、社会以及环境三者的条件。因此,中国需要吸纳适合本国自身战略的国际经验。

  记者:根据你的分析,未来碳市场将会由不同国家或区域的碳市场交织而成。为什么你认为国内或者区域性的碳定价机制可能给未来碳市场带来希望?

  科索伊:事实上,国内碳市场的建设需要先被各行业代表接受和批准,这是一项具有基础性意义的过程,因为这可以进而支持可持续的政治进程,以确保国内和国际政策的顺利执行和实施。所以,我认为不同的国内碳市场的发展是一种积极行动。

另一方面,第二代碳市场可以吸取第一代碳市场的经验,新的规则将提高灵活性和稳健性。因此,未来碳市场嫁接的可能性就提高了。如欧盟碳市场与澳大利亚碳市场的对接;美国加州碳市场与加拿大魁北克碳市场的对接等。



分享到: